七日地獄一夜天堂 - 天堂M私服手游發佈網
天堂M私服手游發佈網

七日地獄一夜天堂

  

  我家是萬千家庭中極其普通的一戶。一家本分、耿直、善良,也保守。我爸是老夏,年逾古稀。他的老,不僅表現在謝頂的頭發、小孩子氣的性格,還有逐漸鏽蝕、運轉不利索的身體零件上。

  不久前,老夏躺在臨江醫院的手術台,醫生從他衰老的身體裏取出一大塊多余的組織,用盤子端到他面前讓他過目。

  “這是增生部分。”醫生說這話時,就像川味鮮魚館的麻辣女老板娘從魚缸撈起一條魚丟在秤上,平靜給客人報數:“3斤6兩。”下手術台後,我爸剛清醒就感歎,“這坨肉一萬五,真是”後面的話沒說出口,卻也知道是嫌貴。

  這五年來,我爸媽最奢侈洋氣的活動便是去一橋頭醫院的“江景房”打卡。倆人輪換著,默契地像電腦程序事先設計好的腳本。

  “江景房”臨江,自然不便宜。他們經常住個把星期過個瘾,偶爾也有二三十天的時候。入住的理由與各自身體器官的磨損程度密切相連。

  拿老夏來說,因腹部痛去割過闌尾、碎過腎結石、取過膽結石這一次,他尿不出來。每夜,老夏趿著鞋從臥室往返衛生間十幾次,可每次也都尿了個寂寞。實在忍不了,他才奔去醫院。

  再說我媽老楊,入住的理由更五花八門。老夏好歹只是肚皮裏的五髒六腑鬧脾氣,老楊從頭到腳,從裏到外,發病的地方像摸盲盒,次次都意想不到的“驚喜”。好在,在一次次住院“修補”後,風風雨雨也都闖過去了。挺幸運,也挺知足。

  這次老夏出院時,老楊說“一切安好”,我們便也沒去接,但往家裏跑的次數勤快了點。老夏恢複得不錯,去衛生間的次數少了,感覺說話的嗓門也洪亮了些。我們回去,他熱情地在廚房忙活。他最愛用做飯來表達一個父親對子女的愛。他一邊炒菜,一邊枯盯著窗外。我喊他,他扭頭看我,從來不及切換的表情中,看出些許凝重神色。

  飯後,老夏給夏小黑(八哥)喂食,也有一搭無一搭地跟我們聊天。他的話題奇奇怪怪,從講述年輕時他和師傅之間的感情,到熟識的誰誰多大年紀走了在電視裏播放的奧運奪冠的喜悅中,他將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都翻出來,細細地回憶,慢悠悠地講。生病後,他戒了酒,偶爾,倚在窗前抽一根煙。

  像天氣一樣,極端的悶熱後,總少不了跟著一場狂風驟雨,老楊的一通電話打破了平靜。“出院時醫生說,你爸是癌症。不過,像我們這個年紀也死得了。呵呵!”我媽朝我扔了一個炸雷,卻假裝自己只是丟給我了一個蘋果。我接不住,也不想接。

  挂了電話,“呵呵”的幹笑聲一直在耳邊,我揣摩著這句本不該在此語境中出現的語氣助詞,體會著她如何啓齒,將隱藏了近一個星期的秘密勇敢脫口講出,還保持著平日裏乍乍乎乎的語氣。但終究有演的做作,比如,那句演過火的“呵呵”。也終究不敢面對,要不,何必電話裏說呢?不敢當面講的這句話又像“交代”,也像在安慰我。可我又覺得,最可能的是她在自我安慰。

  看過電視裏的那麽多橋段,可輪到自己是主角時,依然手足無措。能做什麽呢?只能等。人人在努力假裝平靜的同時,都預想出了一萬種可能會出現的後果。那些不斷重複著,重複著的預演,一點點地將痛苦攤平,以至于,不會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擊垮。

  接下來,按照醫生的建議,將病理切片送去武漢同濟醫院,需要最終權威來確診。姐夫在醫院托了人,又用順豐快遞將切片寄了去。隨著一塊寄走的,還有一家人的祈願。

  等待結果的這幾天,我和姐姐沒約,卻心有默契地每晚回父母家。我爸仍下廚給我們做飯,炖了雞湯、排骨。吃飯時,他依舊用鏟子舀了往我們碗裏堆。其間,我給他講那個被誤診爲癌症,最後把自己嚇死的老梗笑話。笑話很冷,可大家還是笑了,我媽笑得格外誇張。她說,都這個年紀了,死也值得了。這句話,我媽一天要說好幾遍。我媽在關鍵時刻,總充當氣氛組的啦啦隊長,演技拙劣,卻勇氣可嘉。

  有一日,我搬了個小板凳,拉他倆在陽台上坐下。平日裏,他倆的頭發都是我在剪,那天,我用推剪給他們一人理了個漂亮的發型。我爸說,比你媽剪的好,你媽上次差點給我剃了個光頭,下次還是留著你剪。一聽光頭,“放療”和“化療”從我腦中跳了出來,眼淚條件反射似的擋不住,差點奪眶而出。

  家裏的氣氛發生著微妙的變化。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來安慰身邊人。我爸的消沈,表現出來的卻是毫不在意。他裝得太刻意了,在我眼裏卻是極端的懼怕。我試著感同身受,可還沒沈浸就害怕到喘不過氣來。夜裏,那些白天沒想完的心事像打了結的線團又被浸了水,越發解不開,又抽不動。

  等待是煎熬的。以前它只是一句話,此時此刻它是一個有懸念的故事。在等待結局落定前,我安慰自己,去它的,大不了一起扛,大不了砸鍋賣鐵。那幾日,我們一家難得的每天聚在一起,其樂融融;那幾日,我發瘋地對金錢有了渴望;那幾日,我敏感的心又脆弱幾分。那幾日,我在每日上班、下班的平淡日子中尋找平靜,尋找能讓自己承受一切後果的勇氣。

  前日,我從父母家離開時,隔著門縫跟老爸說“我回去了!”我爸送了出來。我悄悄在他耳邊說,有我呢,你放心!我爸立馬扭過頭去,抹了一把臉。

  終于,足足被“癌”纏了一個星期的一家人,等來了誰都意想不到的幸運反轉癌症是誤診。

  “不是癌。”我姐夫在電話那頭接連重複,說了三遍。此時,再也沒什麽比這句話在我心裏更好聽的詞彙了。

  我姐得知了好消息,一聲“哎”歎得老長。“一會地獄,一會天堂的,人都嚇死了。”還好,老天最終是遂了人願。

  我家是萬千家庭中極其普通的一戶。一家本分、耿直、善良,也保守。我爸是老夏,年逾古稀。他的老,不僅表現在謝頂的頭發、小孩子氣的性格,還有逐漸鏽蝕、運轉不利索的身體零件上。

  不久前,老夏躺在臨江醫院的手術台,醫生從他衰老的身體裏取出一大塊多余的組織,用盤子端到他面前讓他過目。

  “這是增生部分。”醫生說這話時,就像川味鮮魚館的麻辣女老板娘從魚缸撈起一條魚丟在秤上,平靜給客人報數:“3斤6兩。”下手術台後,我爸剛清醒就感歎,“這坨肉一萬五,真是”後面的話沒說出口,卻也知道是嫌貴。

  這五年來,我爸媽最奢侈洋氣的活動便是去一橋頭醫院的“江景房”打卡。倆人輪換著,默契地像電腦程序事先設計好的腳本。

  “江景房”臨江,自然不便宜。他們經常住個把星期過個瘾,偶爾也有二三十天的時候。入住的理由與各自身體器官的磨損程度密切相連。

  拿老夏來說,因腹部痛去割過闌尾、碎過腎結石、取過膽結石這一次,他尿不出來。每夜,老夏趿著鞋從臥室往返衛生間十幾次,可每次也都尿了個寂寞。實在忍不了,他才奔去醫院。

  再說我媽老楊,入住的理由更五花八門。老夏好歹只是肚皮裏的五髒六腑鬧脾氣,老楊從頭到腳,從裏到外,發病的地方像摸盲盒,次次都意想不到的“驚喜”。好在,在一次次住院“修補”後,風風雨雨也都闖過去了。挺幸運,也挺知足。

  這次老夏出院時,老楊說“一切安好”,我們便也沒去接,但往家裏跑的次數勤快了點。老夏恢複得不錯,去衛生間的次數少了,感覺說話的嗓門也洪亮了些。我們回去,他熱情地在廚房忙活。他最愛用做飯來表達一個父親對子女的愛。他一邊炒菜,一邊枯盯著窗外。我喊他,他扭頭看我,從來不及切換的表情中,看出些許凝重神色。

  飯後,老夏給夏小黑(八哥)喂食,也有一搭無一搭地跟我們聊天。他的話題奇奇怪怪,從講述年輕時他和師傅之間的感情,到熟識的誰誰多大年紀走了在電視裏播放的奧運奪冠的喜悅中,他將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都翻出來,細細地回憶,慢悠悠地講。生病後,他戒了酒,偶爾,倚在窗前抽一根煙。

  像天氣一樣,極端的悶熱後,總少不了跟著一場狂風驟雨,老楊的一通電話打破了平靜。“出院時醫生說,你爸是癌症。不過,像我們這個年紀也死得了。呵呵!”我媽朝我扔了一個炸雷,卻假裝自己只是丟給我了一個蘋果。我接不住,也不想接。

  挂了電話,“呵呵”的幹笑聲一直在耳邊,我揣摩著這句本不該在此語境中出現的語氣助詞,體會著她如何啓齒,將隱藏了近一個星期的秘密勇敢脫口講出,還保持著平日裏乍乍乎乎的語氣。但終究有演的做作,比如,那句演過火的“呵呵”。也終究不敢面對,要不,何必電話裏說呢?不敢當面講的這句話又像“交代”,也像在安慰我。可我又覺得,最可能的是她在自我安慰。

  看過電視裏的那麽多橋段,可輪到自己是主角時,依然手足無措。能做什麽呢?只能等。人人在努力假裝平靜的同時,都預想出了一萬種可能會出現的後果。那些不斷重複著,重複著的預演,一點點地將痛苦攤平,以至于,不會被突如其來的變故擊垮。

  接下來,按照醫生的建議,將病理切片送去武漢同濟醫院,需要最終權威來確診。姐夫在醫院托了人,又用順豐快遞將切片寄了去。隨著一塊寄走的,還有一家人的祈願。

  等待結果的這幾天,我和姐姐沒約,卻心有默契地每晚回父母家。我爸仍下廚給我們做飯,炖了雞湯、排骨。吃飯時,他依舊用鏟子舀了往我們碗裏堆。其間,我給他講那個被誤診爲癌症,最後把自己嚇死的老梗笑話。笑話很冷,可大家還是笑了,我媽笑得格外誇張。她說,都這個年紀了,死也值得了。這句話,我媽一天要說好幾遍。我媽在關鍵時刻,總充當氣氛組的啦啦隊長,演技拙劣,卻勇氣可嘉。

  有一日,我搬了個小板凳,拉他倆在陽台上坐下。平日裏,他倆的頭發都是我在剪,那天,我用推剪給他們一人理了個漂亮的發型。我爸說,比你媽剪的好,你媽上次差點給我剃了個光頭,下次還是留著你剪。一聽光頭,“放療”和“化療”從我腦中跳了出來,眼淚條件反射似的擋不住,差點奪眶而出。

  家裏的氣氛發生著微妙的變化。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來安慰身邊人。我爸的消沈,表現出來的卻是毫不在意。他裝得太刻意了,在我眼裏卻是極端的懼怕。我試著感同身受,可還沒沈浸就害怕到喘不過氣來。夜裏,那些白天沒想完的心事像打了結的線團又被浸了水,越發解不開,又抽不動。

  等待是煎熬的。以前它只是一句話,此時此刻它是一個有懸念的故事。在等待結局落定前,我安慰自己,去它的,大不了一起扛,大不了砸鍋賣鐵。那幾日,我們一家難得的每天聚在一起,其樂融融;那幾日,我發瘋地對金錢有了渴望;那幾日,我敏感的心又脆弱幾分。那幾日,我在每日上班、下班的平淡日子中尋找平靜,尋找能讓自己承受一切後果的勇氣。

  前日,我從父母家離開時,隔著門縫跟老爸說“我回去了!”我爸送了出來。我悄悄在他耳邊說,有我呢,你放心!我爸立馬扭過頭去,抹了一把臉。

  終于,足足被“癌”纏了一個星期的一家人,等來了誰都意想不到的幸運反轉癌症是誤診。

  “不是癌。”我姐夫在電話那頭接連重複,說了三遍。此時天堂私服再也沒什麽比這句話在我心裏更好聽的詞彙了。

  我姐得知了好消息,一聲“哎”歎得老長。“一會地獄,一會天堂的,人都嚇死了。”還好,老天最終是遂了人願。

  天堂1用什麽洗點天堂w怎麽賺錢

  相關遊戲資訊連結:

  《天堂M》公開全新職業鬥士和世界

  ROX:EDG的決勝局EDG戰隊

  仙境傳說ro暴擊流武僧詳細攻略